Ryan - 2012年畢業生

政府行政主任

服務社會,成就更好的家;讓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各展所長,因這個地方自豪,向來是我的工作動力。修讀社會學,不但讓我的理念成真,更助我在工作上得心應手。記得當年陳蒨教授帶領我們到日本與關西學院大學交流,每晚回到旅館,大夥們就從社會學角度分析所見所聞。走過京都清水寺、八坂神社與祇園的歷史建築,武士裝束及穿著和服的人絡繹不絕,擦肩而過,彷彿消失了的歷史,重現眼前:歷史讓遊客感受參與,歷史成為tourist gaze,歷史亦把不同傳統重新拼湊成當代staged authenticity,不少更封為日本文化遺產,建構人們對當地文化理解及身份認同。日本國民雖互不認識,通過文化、傳統、歷史、習俗等,日本成為imagined community。參觀神戶震災博物館(人與防災未來中心),了解博物館透過災難的集體回憶,重新整理經歷地震國民的回憶和傷痛。館方十分著重介紹災後重建工作,展示受災國人群策群力;同時亦向從未經歷地震的新一代國民,如中學生及小學生,灌輸前人身處災難中的苦痛,汲取經驗,避免慘劇再次發生。

 社學訓絡、制度和文化關係,既有stereotype社會的結構問題這份社學精神,時時刻都應到我的工在協制訂政我往先從社會脈絡、制度和文化思所在聚焦解核心問題。全球化環境學的國野和觀研究技巧,讓我快驗,本港的措施。以上只是四年學習中的部分回憶,但已足夠改變我的一生。畢竟金錢和財富從來只是人生旅程上的一個過客,價值和信念才是這敞旅程的恆久閃鑽。我相信社會學就是那開啟璀璨人生的門匙。


Ryan: 後排右五                                                   Ryan: 後排左一

Delphica - 2014年畢業生

社會企業高級項目主任 (Senior Project Officer)

由於工作上我每天都需要與很多傷健人士合作,面對這些我們稱之為社會上的「邊緣人」,當社會學成了我的眼睛和腦袋,各種刻板印象甚至誤解便不復存在,我很自然地就能與他們有效率地共融相處。而社企的工作本來就與社會脈絡環環相扣,節奏非常迅速,社會學賦予的批判思維,在公司的各個層面--從管理到前線服務,均有所應用。社會學不只是簡單的一門學科,她會成為你日後面對社會競爭的強大力量與求生技能。
 
May - 2015年畢業生

博物館助理館長 (Assistant Curator)

社會學的想像教會我如何通過不同的角度詮譯個人和社會脈絡之間的關係,以科學的方法分析及瞭解社會現象、規範,甚至個人經驗。博物館的展示是資訊傳播的媒介之一。修讀社會學不但讓我對博物館的論述產生反思及批判,啟發我從別的層面分析博物館展覽策劃背後的故事,藉此瞭解展覽如何建構大眾對當地社會文化的理解及個人身份認同。同時學習通過不同手法加強各持分者的參與,讓參觀者獲得更好的參觀經驗。

何嘉儀(赫赤)- 2016年畢業生

經營民俗服飾網店

大四最後一天,我拉著行李箱去考畢業試,考完後我就跑去機場出發南非。直到今天,我大概去了60多個國家。從南亞、中亞、中東到東非,全都是很曬的地方,幸好戴上「社會學眼鏡」擋太陽,否則根本沒辦法欣賞眼前的事物當年學系教授說過一旦進來了,以後就沒辦法脫下這副社會學有色眼鏡。你會好努力去了解社會上發生的各種事情。這份執著,畢業後延續到我目前的生活。四年來影響我最深刻是「集體回憶與身分認同」這一課。這成為我旅行最愛訪問當地人的議題,我在尋找人是如何定義自己的身分。盧旺達圖西族人的大屠殺記憶、庫德人被壓迫的過去與現在、普什圖人的倫理哲學、巴基斯坦卡拉什人的歌謠,透過保存集體回憶、承傳古老文化智慧,建構他們想像中的共同體,定義「我是誰」。我在網絡上經常分享旅途上美與醜的故事,之後有幸地得到出版社青睞把我的旅途分享出版成書。

 我大抵去了10多次印度,漸漸對當地古老傳統手工染布技術產生興趣。一件民俗服飾訴說了一個族群的故事,是每個族人的精神文化象徵。即使是一件現代衣服設計,背後也隱藏不簡單的意思。我覺得速食文化及物質主義讓人忘記精神文化內涵的重要,我成立了一個小小的民俗服裝品牌,與印度獨立設計師合作,用上傳統植物染布,縫製出別樹一格的服飾。我很希望人們珍惜古人流傳給我們的文化遺產。我更把部分收入捐到盧旺達的志願團體,助學小孩。教育能改變他們的生命,培育未來的社會領袖。從社會學到旅行出走這個過程,到我成立自己的服飾事業和出版一本書,想著如何啟發別人,貢獻社會,都令我很有滿足感。如果當年沒有選擇社會學,或許就沒有這份「執著」。執著在保存精神文化的使命,執著在尋找我自己生活的意義,別讓自己淹沒在物質主義的洪流。

 

梁殷欣- 2016年畢業生

智庫項目主管

還記得上社會學的第一堂課,老師就告訴我們,只要讀上社會學,將來就會戴上社會學的眼鏡看事物,這幅眼鏡與其他人的不同,我們會從另一角度分析社會的現況。在學習社會學的4年課程裡,我們從宏觀的社會學概論開始,對於剛踏入大學的同學或許會感到沉悶,但學習就好比建房子,要建得高建得穩,就需要從基礎做起,只要熬過了,往後的課程在社會上的應用性是十分大,課程又讓我們從微觀的社會學應用到我們日常生活中,這些知識,對我今天工作仍很有幫忙。例如在擔任統籌活動或項目的負責人期間,我需要與社會上不同階層的代表溝通協作,小至活動的佈景板內容及入場安排等,大至各地政要代表來訪時的上臺流程安排等,都需要與不同的代表進行恰當的溝通,才能達至一個活動能夠順利舉辦。此外,在智庫工作期間,我亦負責在香港及廣東省兩地進行有關創業青年的社會數據分析等研究工作,利用大學時候學懂的技能,透過質性及量性研究整合相關數據並進行發佈會等,為兩地政府的在政策方面提供建議,在實踐社會研究的過程中,社會學的宏觀知識讓我知道,當我面對溝通的問題時,能夠從宏觀的格局出發,回看從社會裡面提及的各階層有不同的需要,再從各持份者的需要出發,進行溝通並解決問題即使面對各階層的人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及不同的需要,由於社會學的知識讓我從問題的根本出發,因此為我在職場上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溝通方法系統,因此我為著自己當天選擇了社會學作為大學科目,而感到驕傲。

 

Ryan - 2018年畢業生

政策研究員 (Policy Researcher)

社會學的老師常與學生討論,解決學生的疑難。我有幸在論文指導老師的指導下,進一步把我的畢業論文潤飾並成功在學術期刊發表。另外,我也從實習中得到了寶貴的經驗,我接觸到社會上被剝削及忽視的一群。我現職為一位政策研究員。我相信修讀社會學,能為你帶來不一樣的視角,去了解這個複雜及多變的社會。